TXT小說區

女警花的身体换了老公的前途作者不详





我是X市的市长,上个月本市出了点事,让我较忙。事情起因是公安局赵局长下乡检查工作, 遇落水儿童不救,至其死亡。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,坏就坏在被记者曝光了,以 至民情激发,弄得市府很难堪。而且,想借此打击我的王副市长还提议要法办。

若不是我一再为他开脱,老赵就免不了吃官司了。此事最终还闹到了中央,连『 老泰山(我岳父在中央)』都打电话来让我小心处理。公安局赵局长虽是我的嫡系,但此时此情下 我也不能再保他了。

这不,常委会上通过了将其撤职的决议。老赵下来后,公安局另3名副局长就觊觎起局长宝座。他们是:黄炳新,46岁,主管刑侦。李先念,42岁,主管后勤。周密,35岁,分管交通局。除他们之外,还有不下十人想得到这个职位,还包括省里,中央的一些干部。于是,围绕『局座』的各种 争斗开始了。

争斗一阵后,局势渐明朗化,原公安局三位副局呼声变高,但最终人选却迟迟未定,因其三人各有利弊。黄炳新,业务精纯,年龄略大,背后有王副市长撑腰。李先念,年龄合适业务较『逊』,背后有市委张书记。周密,则亏在年龄和没后台上。我呢?想扶周密一把,想把他拉到我这边来,不过,和他没有深交,我有点犯不着出头,因而,我迟迟未表态。

这天,家里来了访客。他们是周密和周密的妻子张红,她也是一名警察,在劳改农场工作。坐下一阵寒暄之后,我们的谈话很快步入正题。周密说:「…这 次…还望吴市长…」我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,一边打量着张红。她是30多岁的 少妇,长得挺漂亮,皮肤很白,人很有气质、非常感。她的脸是国字型的,眼 睛很大,眉毛浓黑,嘴比较大,嘴唇也很厚(真感!)。

一头又长又黑的秀发 保持恰当的长度,没扎,披散下来,平添了几分风韵。细腰下穿一条橘红色半长 筒裙,没穿袜子,露一截白晰的小腿儿,脚穿一双白色软皮平底儿鞋,显的很有 朝气。周密继续说:「…这次…我…。」我是愈来愈没兴致听周密跟我拉关系托 门子,但又只能应付他:「明天你就要去省党校学习(作为组织考察对象是必须 去党校学习的),你要珍惜这次学习机会,这一个月将为你今后的打下良好基础 。」

「是…我一定珍惜,一定不辜负组织上和吴市长的信任。」他卑恭地说。这 时,张红突然说:「吴市长,夫人很久没回来了吧!」「嗯,是有几个月了,怎 么?什么事?」「没事,只是觉得房间有点乱,好想没怎么收拾。」我看了一下 ,房间并不是很乱(有人替我打扫房间),我说:「还好嘛!」「您看,这还不 乱,嗳!没女人总不行啊!如果吴市长您不嫌弃,明天我来替您收拾收拾,好吗 ?」听完我愣了一下。这时,周密也赶紧说:「是需要整理一下,不然是要影响 吴市长的工作的。吴市长,明天你就让她来帮您收拾一下吧!」我犹豫了一下( 不知这夫妻俩搞什么?),但又不便拒绝,于是答应了。之后,他们很快起身告 辞。

第二天,刚到家。「叮…」一阵电话铃响起。拿起一听,传来张红的声音: 「吴市长,我是张红,现在我过来方便吗?」「张红?噢!不必了吧?」我答道 。「昨天不是说好的吗?您怎么变卦了?」她娇嗔道。「不是,不是,只是不好 意思。」我忙回答。「您就别客气了,您等着,我就到。」说完电话挂了。十分 钟后,门口传来一阵停车声,接着门铃响起。

我起身开了门,是张红。今天她穿 了件白色真丝衬衫,她的面庞被映衬的愈加白晰,略施粉黛,看上去既明艳动人 又比较含蓄。胸前高耸的双乳把衬衣撑得高高隆起,从上而下看去,顺着开着的 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在她胸前堆着,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!黑色的半截裙,使得原本就十分纤细的杨柳腰,细得更加突出。与昨天一样,她腿上依旧没穿丝 袜,两条修长的白晰的美腿随着轻盈的步履摇曳生姿。「您好,吴市长。」感 的嘴唇轻启露出洁白的牙齿,随着笑容脸上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洒窝。我立刻被 明亮的她吸引了,甚至忘记请她进来。

「怎么?不欢迎我吗?连门都不让进吗? 」她笑盈盈地嗔怪道。「噢!请进,请进。请这边坐。」我连忙说。坐下来寒暄 几句后,她说:「我从哪里开始整理呢?」「不用了吧?麻烦你怎么好意思?」 我客气道。「不麻烦,女人天生就是做这些的,在家里还不都是我做!」她答道 。

「那…你随便看着办吧!」我无奈地说。「不耽误你给孩子烧饭吗?」我没话 找活的说。「现在是暑假期间,孩子去辽宁他爷爷家了。现在,周密又去省里学 习了,我就一个人在家。」说着,她开始忙碌起来。没想到人长得不错,做事也麻利,片刻之功,房间 焕然一新。

「下面该卧室了。卧室在哪?」她问道。「卧室不用了吧。」我不好 意思地说。「既然做了就要做到底,快带我去吧!」她坚持道。无奈之下,我带 她去了卧室。我的卧室比较乱(清洁工是不能进来的)。「还不要呢?都有乱成 这样了。」边说她边开始抬掇。一会之后,房间拾好。她累得有点出汗了。我一 看不好意思地说:「快歇会儿,看你累的。」

「没事,就是有点出汗了,我这人 有洁癖,一出汗就要洗澡,我能在这洗个澡吗?」她有点微喘得说。望着可人得 她,望着起伏得不断颤动的她,我能说『不』吗?浴室就在卧室里,走到浴 室前她娇媚一笑进去了。笑得让我心神一荡。我站在浴室外刚想下楼,可是里面 淅淅沥沥的水声,像小蚂蚁一样,爬得我心里直痒痒。当看到没有关紧的浴室门 缝里飘过来的蒸汽时,我一下子楞住了--没有锁门!我悄悄的回到了楼下,可 是不争气的「小弟弟」却怎么也回不去了(不是我不色,只是对她的底细我不清 楚,不敢造次,以免落人口实)。

在焦急中,她从浴室里走了出来。她已穿好了衣服,但里面隆起的粉色胸衣 和黑色裙子下面的…是那么让人想入非非,「小弟弟」也把裤子顶的老高。她带 着艳丽的面容,温湿的长发,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已坐到了我的身边。「洗得真 舒服!」她笑盈盈地说着。我有点慌,为了这来得有点突然的艳遇。「噢,是吗 ?」我回答道。「吴市长,您怎么了?好像有点紧张嘛!」她调侃我道。「是啊 ,你太漂亮了,把我吸引了,也把我看呆了呀!」回过神来的我回应着。

此时, 我明白了她一定是听说我的『事迹』,想以自己作筹码,让我帮他丈夫一把。「 很可能这还是其夫授意,唉!为了作官,真是不择手段,真是到了寡廉鲜耻的地 步。」想到这我到有同情她。「做女人难!做漂亮女人更难!做漂亮官家女人更 难!我成全他吧!反正本来我就打算提她丈夫,更何况还可以干这个美女呢?」打定主意,我的手移到了她的手上,它有点湿,很热。她似乎没有感觉,我 打铁趁热,随既双手搭在她双肩上,嘴贴在她的粉耳边轻浮的挑逗地说道「心爱 的张警官,你真漂亮,也真风骚,怎么特地来让我干的吗?」说完我双手从她肩 上滑向她的前胸,我双手伸入她撇露低开的衣领中,再插入绣花蕾丝的奶罩内一 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的大乳房是又摸又揉的。

她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 噤,她扭动娇躯想闪避我的轻薄,冷不防我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香唇。她被 摸得浑身颤抖她娇喘着斥责我「啊…不要…快…快住手…吴市长您…您怎能这样 …我是…我有老公的…不行呀…」她的挣扎却更加深我的征服欲望。「装什么蒜 ,你不是送上门来的吗?不愿你走啊!别装烈女!」我一边摸着丰乳一边斥责道 。她见我有点生气不敢再做作,默不作声任我肆意揉搓。我强行解去了她的衬衫 、奶罩,但见她顿时变成白晰半裸的美女,一对丰满的乳房,又大有圆,两个大 大的上嫣红的两粒硬硬的向前坚挺,深红色的乳晕圆而均匀,衬托得两 粒乳尖更加诱人。

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肉体及娇艳羞红的粉脸散发出成熟女人阵 阵肉香,粉白的丰乳和红晕的奶头看得我浑身发热胯下的更形膨胀。她呻吟 着说:「我老公的事,你能帮忙吗?你先答应我…你…」「你放心,我一定帮他 ,现在你先让我快乐快乐!」我回答道。「哎呀…你…你轻点…轻点…你弄痛我 了…我…轻点,好吗?」因我很用力,她痛得呻吟哀求道。